Latest News‎ > ‎

阿根廷探戈裡的男歡女愛

posted Mar 3, 2014, 9:56 AM by Malevos Tango   [ updated Mar 3, 2014, 10:54 AM ]

記得小時候,聽得父親說著日本時代的阿公與阿嬤相處是怎樣的男尊女卑,而母親的生活雖說不上什麼平等,但父親也一直用他的年代的方法寵愛著她;過往的男人壯如山,女人則如水流,以柔克剛。是什麼時候女人開始變這麼強旱,幾斤重的行李要自己扛上扛下?又是什麼時候男人變得這麼嬌嫩,分手時是男人跪在地上被甩巴掌,哭著求原諒?新世代的男人不像男人,女人不像女人,一股腦兒的都中性化了 -- 對我來說,這個世界的男女關係不是變得平等,卻是失衡。

在過去的阿根廷,男女生會在社交舞會場合中共舞、相識。因此,愛面子的男生不會事先讓女生知道自己學舞的笨拙模樣?他們總跟兄弟、朋友們一群男生私下偷偷先練好招才上場,而且不只是舞步,還有穿著、香水、談吐、儀態等等,都是「摳女」是否成功的要素。因此舞會裡的Gentleman必須得是真Gentleman,而不是只會跳花俏腳步的舞棍。男人是跟男人學習舞步,菜鳥又必須先學習如何被更有經驗的男生所帶領;在完全了解女生的跟隨的技巧和舞步之後,才會開始學習男生的帶領和對應的舞步。因此,男舞者不只會帶領,還懂得聆聽女生的狀態,隨時變換腳步,為得就是在舞會中讓心怡女子有如漫步雲端,好不自在。

而女孩們的舞蹈導師,毫無疑問的是有經驗的阿媽、阿姊;她們教的、學的不是男生們的腳步,而是女人的打份、女人的儀態,高跟鞋的走路方法和好女人的態度。她們柔情似水,以不變應萬變,適應所有不同男生的各式各樣的舞步花招;偶或以暴雨狂潮的性情,主宰整首舞曲的氛圍。

探戈裡的女人是驕傲的。她們不因能做多少花俏腳步而驕傲,而是出於自然,「以身為女人而驕傲」;她們不是等著人家隨意約舞的超市商品,而是像貓科動物一般,等待時,看似庸懶的喝酒談天,實則暗地觀察;出擊時,倏地以銳利的眼神狠狠的盯上獵物,微微點個頭就要叫那男人自投羅網。只有被她們看上的男人,才有機會走近約舞。

跳探戈的男人,必須是「大男人」-- 是有自信,就算天塌下來都一肩扛,「有膊頭、有腰骨」的真男人。而女人慎重其選,相信自己的抉擇,用最美麗的姿態跟隨,無論上天下海,毫無畏懼向後行走。

當男生到達舞會時,會跟媽媽、阿姨或熟識的姊姊開場暖身,一方面讓大家知道人已經到了,另一方面讓其他小女生知道自己的能耐;之後便是男女之間的相互狩獵時刻。這樣用眼神或點頭等肢體動作在遠方邀請對象跳舞的方式,稱作「Cabeceo」。探戈舞會裡的好男舞者們,常被視為英雄,是所有女生都想要狩獵的對象;而好的女舞者,則像女王般高高在上,冒然邀約的小男生常會碰著一鼻子灰,被毫不留情的當眾拒絕。所以男生們關起門來,發明腳步,在背地裡拼命的練舞,盼能在舞會中「大展雄威」,最後抱得美人歸。

結果就是,無論是探戈還是愛情,都是「好的男人帶妳上天堂,不好的男人帶妳去撞牆」。


/ Felipe Hsie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