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test News‎ > ‎

探戈原罪

posted Mar 9, 2014, 11:04 AM by Malevos Tango   [ updated Mar 9, 2014, 11:09 AM ]
那應該是2003的某個周日晚上,一如往常,我從新竹搭車北上,就為了那一週一次的milonga。夜裡的南京東路車水馬龍,雖然週末跑台北舞會已經成為生活的一個習慣,但是晚上坐公車總還是得小心翼翼,深怕不留意就跑去不熟悉的地方。到舞會時,已經九點;當時,不知道有沒有滿一年的我,在舞會裡被很多探戈姊姊照顧、成長,因此每每舞會,總是享受地跟很多人跳舞,不只每個tanta都要跳,越是不同的女生越好!

不管在哪裡的舞會,常會有一些桌的人一直喝酒聊天,偶爾才跳舞的臭屁樣。又菜又不熟,還不在台北工作的我,通常是不會去約那種的「大老桌」的;但自信總會是隨著經驗而成長,漸漸的膽子開始大了,我想要挑戰更高級別的舞者!

那天,我應該是身著跟老爸借來的西裝,是的,老爸的西裝,雖然有點舊,雖然褲管有點短,但閃亮亮的銀色,好像盔甲一般保護著我,讓我有了無比的勇氣。

投射燈光灑落在身上,我像一頭狼一樣盯著我的獵物,接著喝了一大口「柳橙汁」後(當年還不懂喝酒),起身向她的位子走去;雖然那一刻好像歷歷在目,但我還是沒有記得她的髮型,即使她是背對著我的。在她的身旁站了莫約十幾秒,她沒有發覺,那十幾秒鐘簡直有幾個世紀一般漫長。我決定打破僵局,輕拍她的肩頭,她的回頭伴隨著一股香氣迎面,閃爍的眼珠子直對著我。

「可以請妳跳舞嗎?」我問道。

果然是高手級別的她,回答也如快刀斬麻般乾淨利落...

「你沒看到我在跟朋友聊天嗎?!」

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時,她已經轉頭回去繼續跟朋友聊天,一陣風好不凜冽,直上心頭。恍神之中想趕快走回位子,收拾書包滾蛋,稍微清醒時才發現在自己已經在洗手間內洗把臉過,我還在這家音樂餐廳,它叫「New York.New York」,在幾年後歇業。

***

拒絕的當事人應該是不會記得,但是第一次被拒絕的人總會留下深刻的印象並產生奇怪的化學反應。

「幹!我一定要跳得超好,然後不跟妳跳!」

上課,練習,跑舞會;再上課,再練習,再跑舞會....上班時聽探戈,下班時練探戈,一股很強的怨念逼著我冒著女人的炮火前進,前進,前前進;這是全宇宙最強的,不良動力。

***

「探戈童年陰影」就這樣像原罪一直背負在身上,除非是確定這個女生想跟我跳舞,不然大老遠走去不熟悉的地方被打槍,這經歷可重來不得。藉著後來學會了新的約舞方式,光速般的邀約愈玩愈遠,也再沒有出現過這類被當眾當面拒絕的糗態;而故事中的女子,後來偶爾遇到還是也有「成功」約到她跳舞,雖然是事過境遷又過了三年。

近年搬到香港後,探戈變成了工作,去舞會時反而變成喝酒聊的天放鬆時刻;不知一些新來的朋友或許覺得,這傢伙都不太約人跳舞,在跩個屁啊?其實不過是累得跟狗,「懶」跟「怕醜」罷了。

事隔十餘年,偶然又想起,當年的這位貴人的震撼教育,未嘗不是件好事呢?!  :P



/ Felipe Hsieh